>

【盘龙城的传说】李文浩 牛铃摇响春光美(外一篇

- 编辑:365bet体育在线 -

【盘龙城的传说】李文浩 牛铃摇响春光美(外一篇

  《盘龙城的传说》必将成为了解盘龙城的一枚书签、研究盘龙城的一方史料、宣传盘龙城的一张名片。

  盘龙城是谁建造、如何建造?历史有考证,毋容置疑。但民间故事颇多,也很有趣,我这里不妨说一个。

  很久以前,后湖南岸住着一户姓叶的渔民,妻子王氏生一男孩,取名“渔郎”。有一天,他们正在湖边打鱼,看到荷花塘边一片荷叶上躺着个不满周岁的女孩,便把她抱回家当作女儿喂养,并取名“荷姑”。荷姑从小聪明能干,七八岁就能帮助妈妈织渔网,还经常跟父母到湖里捕鱼捉虾,叶老夫妇爱如掌上明珠。荷姑长到十六七岁时,哥哥渔郎娶了一个姓刘的渔家姑娘作媳妇。这个媳妇好吃懒做,把聪明能干的荷姑看成眼中钉肉中刺,还常和婆婆争吵,说王氏当初就不该拾来这个赔钱货。但是荷姑不和嫂子计较,仍然勤恳帮着父母做事。

  当时湖边芦苇稠密,土匪很多,专抢无钱无势的渔民,闹得人心惶惶。一天晚上,渔郎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晚饭,叶老唉声叹气地说:“今天你二姑家被土匪抢了,这日子叫人怎么过啊 !”渔郎气愤地说:“有钱人家通土匪,又有圩子。我们穷人家要是能住进圩子里就不怕土匪抢了。”荷姑高兴地说:“想住圩子很容易,不就是用土圈成几十里方圆的城,让附近

  穷人都能住进城里吗 ?”妈妈说:“傻闺女,城是那么好圈的 ?”嫂子在一旁讽刺说:“荷姑,人都说你是湖里的龙女,有本事你使好了。”嫂子的话把一向文静的荷姑惹恼了,她说:“嫂子,你敢和我打赌吗?今夜天亮前我就能在这里圈成几十里方圆的土城。”刘氏心想,这丫头真不知天高地厚,我何不趁此机会把她挤出家门,免得天天碍我的眼。她嘿嘿冷笑说:“小妹,如果你能在鸡叫之前把土城圈好,明天我当众给你磕三个响头。可是你要是圈不好的话,就不许再登叶家的门。”荷姑点头应允。叶老夫妇和渔郎认为她们在瞎抬杠,没在意。

  晚饭后,刘氏躺在床上想,今夜拼着不睡觉,看你这鬼丫头怎样圈城,圈不好就不怪我心狠了。一更时,荷姑躺在床上没有动静。二更时,荷姑仍躺在床上没有动静。三更时,荷姑悄悄起了床,稍稍梳理一下,便拉开柴门走了出去。刘氏也悄悄地起了床,跟在荷姑后看着。只见荷姑把褂子前襟拉起,左手揪着,腰一弯,右手从地上抓几把土放在兜里,转身向南走去,走几步撒一把土,撒过之处立时出现一道高三丈、宽一丈的土城墙。刘氏眉头一皱,想出一个坏主意,把夜里逮虾用的那盏红灯笼点起,扛着一根竹篱向东跑到一个土堆旁,将竹篱插入地下,将灯笼挂在竹篱顶端,自己来到一家渔民的鸡圈旁,咯咯咯学了几声鸡叫,公鸡都跟着叫了起来。荷姑用土圈的城墙一直向南延伸,她本不想和嫂子赌输赢,只是想把土城圈好,让附近的穷人都搬到城里住,免遭土匪之害。不一会就圈了半圈,忽听鸡叫,东方已经泛红。她急了,慌忙地跑着,东一下,西一下地撒土,结果把出现的城墙弄得弯弯曲曲,犹如龙蛇盘踞之状。围城未完,便把兜中的土往地上一倒说:“输了,输了”。她慢慢地向太阳快要升起的地方走去,走近一看,原来是自家的那盏红灯笼,高高地悬挂在竹篱的顶端。她明白了,这一定是嫂子干的。“哎!”荷姑叹口气自言自语地说:“该走了,该走了!” 她整理一下衣服,恭恭敬敬地向自家茅屋方向跪下磕了三个响头:“父亲、母亲我走了,二老养育我 17 年,大恩大德容女儿日后再报答吧。”荷姑说完站起来向湖边走去。到了湖边只见湖里漂过来一朵荷花,荷姑跳上荷花向湖心漂去。躲在暗中窥视的刘氏,吓得连忙趴在地上不住地磕头,悔恨自己对荷姑的过错。

  天亮了,人们看到曲曲盘盘方圆数里的土城墙挺立在湖畔,都惊叹不已。叶老夫妇也疑疑惑惑,儿媳刘氏红着脸把夜间的事叙说了一遍。

  话说从前,丰荷山脚下的小镇子里,有个姓李的大户,他虽有万贯家财,养三房姨太,却没有一个有过生养的。李员外眼见偌大的家产无人继承,心里十分着急。这一天,他请来一个算命先生,那算命先生占了一卦,说他不久就可以喜得贵子。

  李员外听了半信半疑。说来也巧,过了没多久,二姨太果然怀孕了。李员外喜出望外,他吩咐女仆对二姨太细心看护,不能有半点差池。

  大姨太、三姨太见二姨太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,又见员外对二姨太是那样的关心,免不了私下嘀咕。这一天,大姨太找到三姨太说:“三妹子,你看见了没有,二姨太快生了,这次她真要是生个儿子,将来不但可以继承家产,我们还得看人家的脸色行事哟,到那时,就没有我们的好日子过了……”三姨太说:“可不是嘛!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呢?”这时,大姨太凑到三姨太的耳朵上嘀咕了一阵,最后说:“我看就……”

  这一天,二姨太临产了。这可忙坏了大姨太和三姨太。孩子刚落地,大姨太就用手捂着小孩的嘴,不让哭第一声,让仆人拿过一些布条子捆绑起来,扔进后花园的井里。三姨太不知在哪里找来一只死兔子,趁二姨太不太清醒的时候,在床席上蘸了些羊水,在二姨太面前一晃说:“作孽哟,你看你生了什么东西,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,生下来就是个死的,我看赶快把这怪物埋了吧,要是让老爷知道………二姨太见说,睁眼一看,果然是个怪东西,不觉难过得昏了过去。大姨太、三姨太吩咐仆人把那死兔子埋了,跑到员外那里说:“不得了!老爷,二姨太生了个妖怪,一落地就死了,我怕败坏了门风,赶紧把它埋了。”李员外见说,如同五雷轰顶,眼含泪水叹道:“天天盼,夜夜盼,却盼来了妖怪,看来我李家到我这一辈也就结束了。”

  再说大姨太、三姨太自从把孩子扔进井里,随即添了一块心病,每天都要到后花园里看看动静,可是一走进后花园,就看见那个孩子好端端地坐在井台上,两人知道此事不妙,整天心惊肉跳,便合计将那孩子从井里捞出来,用草包了包,给大黄牛吃了。

  自从二姨太生了个妖怪,李员外拿她不当人看,动不动就打骂,大姨太、三姨太也趁机打劫,不断在李员外的耳朵里吹风:快把二姨太休了吧,免得败坏了李家的门风。李员外听得多了,觉得在理,便写了休书。二姨太听说后,哭得死去活来,她已无家可归,便苦苦哀求:只要不撵我走,我愿意在磨坊里碾米磨面做仆人。李员外看在夫妻情分上也只好同意了。

  再说那头老黄牛吃了那个用草包的孩子后,就怀孕了,不久便产下一个独角牛,小独角牛长得滚瓜溜圆,毛茸茸,亮光光的十分可爱。李员外非常疼爱它,把一小篮子挂在小牛角上,经常买些瓜果给它吃。那小牛也非常讨人喜欢,它见老员外在书房读书,经常跑到屋里用它那小刷子一样的舌头舔他,每当这时,李员外总是抚摸着小牛,自言自语地说:“你若是个孩子该多好哇,我可以教你读书识字”。

  小牛也经常到磨坊里去,哞哞地叫着,意思是让二姨太吃水果,若二姨太不吃,它依偎在她的身旁就是不走。二姨太也非常喜爱这个小牛,每次它到磨坊来,她都给它挠痒、刷毛。

  这些事都被三姨太看到了,觉得好生奇怪,心里总觉得这头小牛的来路不明,她预感到有它的存在,她就过不上安生日子,三姨太找到大姨太,又商量了一条毒计。

  这一天,大姨太急匆匆地跑进书房对员外说:“三姨太病了,好几天也不吃不喝。”因为三姨太有几分姿色,加之年轻,李员外自然对她有所偏爱,听说三姨太病了,急忙赶来看望,吩咐家丁请来名医诊治。可那三姨太既不吃药,也不扎针,急得员外搓手跺脚。大姨太对员外说:“事到如今,也不得不跟老爷说了,昨天晚上三姨太做了一梦,要想治好她的病,非得吃长着一个角的牛的肉不可。”庄员外一听心下一愣,为难地说:“那小牛如同我的孩子,我怎么能杀掉它呢?”大姨太说:“哼!小牛再好也只不过是个畜生,你不杀牛,三姨太就没命啦!”李员外听了觉得在理,可他怎么也下不了狠心。只好让屠夫把牛牵走了,他便去街上买了块牛肉给三姨太吃。可三姨太不相信,非要看看牛皮不可。弄得李员外没了办法。

  再说那独角牛被杀牛人牵走后,出了镇子到一个僻静处,独角牛突然跪倒在杀牛人面前,眼里不住地流泪,它虽不说话,但杀牛人已明白了它的意思,便对小牛说:“我知道你有一肚子冤屈,我不杀你,你走吧!”独角牛见说,扑腾又跪在地上,哞哞两声,算是感谢不杀之恩,然后扬起蹄子跑走了。

  独角牛来到一座城外,这里人山人海。原来有一个知府大人的千金小姐因婚嫁不顺.决意要在城楼上抛球择婿,消息一传出,那富贵人家、纨绔子弟、瘸子、瞎子、流浪汉子、老光棍子、碰运气的、看热闹的都来了。那独角牛挤进人群,这时小姐已把彩球抛下,只见彩球在空中随风飘荡,惹得人群像海潮一样随着彩球滚动。当彩球飘到独角牛上方时,突然下沉,不偏不倚正打在牛身上,彩球缠到那牛角上,像有人事先拴好的一样。众人都为小姐惋惜:嫁给个瘸子、瞎子,也比嫁给个畜生好哇。知府大人和他的夫人见此情景,唉声叹气:“这是天命,随她去吧。”唯有那小姐一见彩球落在独角牛头上,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,她慌忙吩咐家人拿来一套公子穿的衣服,收拾了一些盘缠,辞别二老,便跟在独角牛身后上路了。小姐的娘哭得成了个泪人。本来嘛,这一去是福是祸,是死是活,母女还能不能相见,都无法知晓,为娘的哪有不牵挂的?知府大人在一旁劝说:“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,好歹是她自己愿意的,就让她去吧!”

  小姐同独角牛来到一条小河边,那小牛突然说话了:请娘子回过脸去,我要方便方便。小姐似乎早就料到此事,也不惊慌,脸一转便背过身去。独角牛就地打了三个滚不见了,地上留下一张牛皮,恰在此时,从远处飞来一只老鹰把牛皮叼走了。小姐猛一回头,发现个眉清目秀的白面书生,赤裸裸地泡在河水里,正望着她笑,把小姐羞得满脸绯红。她急忙把准备好的衣服扔给公子。公子穿好了衣服挽着小姐的手,一同上路进京赶考去了。

  再说李员外伺候三姨太吃牛肉治病,可那三姨太不见独角牛皮就是不吃,弄得李员外没办法。这天他正在书房里读书,忽听院子落下一件东西,近前一看,却是一张独角牛皮,他以为小牛被杀了,不觉泪如泉涌,既然独角牛已死,也只好将牛皮拿给三姨太看。那姨太本来没有病,此时一见牛皮,知道独角牛已除,那病一下子就好了。李员外治好了三姨太的病,日子也好过点了,但心下仍记挂着独角牛的事,整日闷闷不乐。

  这日,李员外正闷在书房里读书,忽然有家人来报:金科头名状元前来拜见。李员外一听吃惊不小。心想:我虽是一方财主,从未与官府来往,今天状元为何登门求见?李员外不敢怠慢,忙吩咐家人:“更衣,出门迎接!”李员外刚行至门口,那状元郎急忙下轿,长膝跪下,口称:“父亲大人在上,受不孝子一拜……”弄得李员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慌忙向前将状元扶起,说:“我与你素不相识,状元何出此言?那状元便将落地遇害,后又如何变作独角牛,如何出逃,如何喜结良缘,如何赶考,如何考中状元一一诉说,李员外一听悲喜交加,父子二人抱在一起痛哭了一场。状元郎忙将小姐从轿里扶出,拜见公爹,李员外喜得嘴都合不上了。李员外不禁声泪俱下:“我对不起你的生母,也对不住吾儿你呀……”状元郎说:“事到如今,不必多说,快把我母亲请来相见。”李员外问儿子:“如何处置两位姨太太?状元说:“大姨太该铡,三姨太该斩,我做奴仆的母亲该坐正房!”

  李文浩,本名李海生,网名八立尚人,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文学创作,著有小说集《红伞》,散文集《梦的行走》、《黄陂老手艺》,诗集《和水对视》。现为湖北作家协会会员、武汉作家协会挂职作家,黄陂作家协会主席,黄陂区文联副主席。

  黄陂区文联欢迎大家来稿,稿件必须是原创,内容可以是文学、摄影、书法等,来稿为交流使用,文责自负。作品请附上文字、作者简介、照片、微信号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本文由综合体育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【盘龙城的传说】李文浩 牛铃摇响春光美(外一篇